錢純相關史料

追思錢純部長  穩健財政典範

 

【經濟日報╱趙揚清/財金資訊公司董事長、前財政部國庫署署長】

 

民國748月間,錢純部長臨危受命處理台北十信案,率同何顯重次長與陳思明金融司長同赴財政部上任,於年底快速平息嚴重影響金融穩定的風暴,並由合作金庫概括承受台北十信。

 

在錢部長任職不到三年間(748月至777月),除正值我國經濟成長率由73年的9.32%驟降至744.07%外,另因中美貿易談判結果,使經濟衰退雪上加霜,嚴重衝擊政府財政,包括:(1)新台幣兌換美元匯率,由75年的37.82大幅升值至76年的31.7777年的28.59(2)調降3,000多項進口貨物關稅,平均幅度達25%(3)開放美國菸酒進口等。

 

錢部長上任不久,即因新台幣升值讓中央銀行原編「繳庫盈餘」歸零,加上關稅調降等,使74年度財政收支產生巨大缺口;經多方折衝,由國防經費超編匯差繳回國庫、增加國營事業盈餘繳庫等弭平缺口。然因經濟持續衰退,為刺激投資意願,外界減稅呼聲四起,使籌編75年度預算更加困難。當時錢部長以私人便箋致經濟部長李達海先生,強調「穩健財政基礎、支援經濟發展」乃國家永續經營的理念,期盼財經二部共體時艱通力合作。

 

同時,他向行政院建議:在支出面,調降國防支出占中央政府歲出規模比重,並要求多家國營事業的擴廠經費改由自籌;在收入面,檢討國營事業增加繳庫盈餘。為弭平財政收支差短,錢部長也不反對增加發行公債,認為減少稅收而多發公債,雖是觀念性突破,但也是實際需要,並堅持多用在經濟性建設支出。這些措施終使政府財政自76年起由虧轉盈,在任期間財政盈餘合計高達1,000多億元。

 

在賦稅改制面,錢部長接續前任部長徐立德先生(率同當時財訓所所長王建煊先生、稅制會執行秘書林振國先生與賦稅署署長薛家椽先生等)所規劃的加值型營業稅藍圖,選在新台幣升值與進口貨物關稅下降、國內物價平穩之際,於7541日實施加值型營業稅,其後既未發生物價巨幅波動,且使十年間稅收增長達5.99倍,不僅改善當時北高兩市與台灣省政府的財政狀況,尚因進、銷項稅額相抵的勾稽效果,間接防杜營利事業所得稅源頭逃漏問題。

 

另於7611日復徵證券交易稅之同時,全面開放證券商設立,讓證券商除向證券買賣雙方收取手續費,也為政府向賣方代徵證交稅,並規範證券商與證券交易所系統介接,掌握證券交易訊息,建立完善監管機制。由於復徵證交稅的縝密規劃與相關配套,不僅帶動股市蓬勃發展,並為政府在無稽徵成本負擔下帶來豐沛的稅收。

 

當時,有同仁提出開徵證券交易所得稅、土地增值稅改按實價課徵等「租稅正義」建議,錢部長雖曾任財政部賦稅研究小組與行政院賦稅改革委員會執行秘書等職,但認為任一稅制變革須有縝密規劃與妥適配套,還稱自己大學未研修稅法課程,更何況部長任期有四年嗎?因而堅持應先徵得曾任賦稅署署長13年半之金唯信先生的首肯,再做研議評估,顯現「充分尊重專業」的態度。

 

我在財政部服務21年,歷任十位部長,錢部長是我大二必修「貨幣銀行學」的老師,一直到他離開公職時的78年教師節前夕,藉謝師卡報告,曾是他的學生。我自財政部稅制會調至國庫署服務,有幸能在錢部長的睿智領導下,多次參與政府預算籌編與執行問題等的處理與學習,受益匪淺,至今難以忘懷。

 

錢部長41歲時即任中央銀行秘書處秘書長,歷任業務局長、副總裁等要職,長達15年,堪稱金融界翹楚;在財長任內推動實施的加值型營業稅與復徵證交稅,對財政貢獻卓著;錢部長還引用法國財政學者名言:「課稅的藝術,就在拔鵝毛時能夠取得最多的鵝毛,而那隻鵝卻不喊痛。」來面對立委的質詢,深植人心。曾有財政部同仁指出,因錢部長熟識立法委員的姓名背景,甚至直稱立委「字號」,還使得當時的國會聯絡人無用武之地!

 

錢部長對學生、朋友、長輩,都是誠誠懇懇「言必由衷」,待人處事的態度是我們的楷模。有位熟識他的朋友認為,錢部長圓熟收斂的個性,卻不外露才華,或可稱他是位「淡泊致遠」的財政部長;當然,他也替國家「存」了不少「錢」!

 

 

【本文轉載自 2014/03/16 經濟日報A4版】

 

 

 

 

  

 談笑運籌帷幄  這是錢純

 

【聯合報╱朱潤逢/中國輸出入銀行理事主席】  

 

報載前財政部長錢純先生辭世,我因在其任內擔任金融司銀行科科長,有機會追隨他工作,其嘉德懿行,點點滴滴浮上心頭。

 

民國七十四年八月爆發十信事件,引發社會不安。當時行政院長俞國華先生派錢純接任財政部長,處理善後,可說是臨危授命。錢部長處事明快,不及一年,圓滿解決。其後又推動票據法刪除空頭支票三年刑責及加值營業稅、修改銀行法、推動利率自由化、主持中美菸酒談判、金融保險市場開放的談判,及設立海外信用保證基金,績效卓著。但他行事低調,從不宣揚自己的政績,茲略述一二,以供紀念:

 

民國七十五年,因票據法刪除刑責,學者認為會造成社會不安,工商界恐不接受支票支付,改以現金交易,可能造成經濟行為停頓。錢部長邀集銀行的董事長、總經理,宣示此政策只許成功,不准失敗,義正辭嚴地說:「如果此政策失敗,我錢某人死不瞑目,各位在座的,也是死有餘辜。」在銀行界全力配合下,我國票據法將多年來支票刑責不合理且不名譽的惡法得以刪除。

 

錢純部長聰明絕頂,反應靈敏、機智幽默。有一次在立法院報告,他比喻課稅要像拔鵝毛,拔得多鵝也不叫,被當時的黃河清立法委員質詢:「錢部長你很聰明發明這理論,被你拔得個個都成了呆頭鵝,又瘦又乾」。錢部長答覆:「這句話不是我發明的,是美國財政學者畢固說的,我錢某人還沒有這麼高的智慧。」黃委員也莞爾不再追問了。

 

錢部長有話直說,譬喻很生動。民國七十五年八月紐約股票交易所黑色星期五,一日狂跌五百多點,全球股市風聲鶴唳,香港也宣布休市五天,有記者追問錢部長,台灣股市是否休市?錢部長反譏:「爛賭場才休市,亦即我們的股市很健全,不用休市。」當時股民人心惶惶,又聽到錢部長用賭場來形容股市,不甘被刺激,包圍財政部抗議,後來印證不休市是正確的。

 

錢部長清廉自持,當年財政部長有罰鍰獎金,他一介不取,離開財政部時,全部分發給同仁感謝大家三年來的幫忙,他如此照顧部屬,使同仁都很懷念這位老長官。

 

見微知著,可見錢部長聰明智慧,為人誠懇、個性耿直、豪爽坦率、大公無私,常吞雲吐霧,一派悠閒瀟灑,但運籌帷幄,猶如蘇東坡念奴嬌詞中「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哲人已萎,典型在夙昔,值得後輩學習。

 

 

【本文轉載自 2014/03/19 聯合報A19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