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柏園相關史料

前財政部部長徐柏園,任內兼任行政院外匯貿易審議委員會主任委員,及中央銀行總裁等要職,推動我國產品外銷,增加外匯收入

點擊觀賞,放大史料與圖說(另開視窗)
民國31年時,中國銀行發行的法幣壹仟圓券,當年7月之後,法幣改由中央銀行統一發行,當時徐柏園任四聯總處副秘書長,實際負責推動統一發行政策 民國40年9月12日,財政部長嚴家淦與臺灣銀行董事長徐柏園(右)於臺北松山機場歡送財政部美籍顧問莫里爾返國
民國47年3月26日,嚴家淦第2度擔任財政部部長,歡送卸任部長徐柏園(右)離部

民國24年3月18日,33歲的徐柏園進入交通銀行總行擔任業務專員。立志投身金融業的他,之前已經擔任過交通部郵政儲金匯業總局副局長,以及中美合辦的中國電器公司副總經理,還有赴美留學3年的一段經歷。

徐柏園認為,金融業對國家建設非常重要,因此願意重新從基層學起,熟悉銀行各項業務,徐柏園因為表現優異,迅速累升。1年之後,調升為交通銀行天津分行經理,負責督導交通銀行華北業務;27年時,徐柏園代表參加全國地方金融會議,深獲行政院院長兼財政部部長孔祥熙的賞識,被推薦擔任國民參政會參政員。

為了有效統合財金力量,28年9月8日,國防最高委員會決議改組成立中央、中國、交通、中國農民四家國家銀行聯合辦事總處,簡稱為「四聯總處」,由財政部次長徐堪,兼任首位秘書長,徐柏園專任副秘書長,負責日常業務推動。

四聯總處成立後,督促各國家銀行,將總行移設到戰時首都重慶,並且要求各行在金融較不發達的西南與西北地區,分別設立分行。四聯總處下設戰時金融委員會,與戰時經濟委員會。金融委員會負責調節發行、審核貼放、調撥匯兌、推行儲蓄,以及收兌金銀等工作;戰時經濟委員會則職司調劑物資、平抑物價與對敵經濟作戰,並且促進各項放款,以便活絡生產。

29年3月時,徐柏園奉四聯總處理事會主席 蔣中正之命,擬訂經濟三年計劃及實施辦法。抗戰軍興後,許多民營工商業紛紛遷往內陸,從頭開始,個別企業特別需要資金融通,徐柏園認為,應該通盤考量國營民營工業、交通、公用、貿易、農村水利等不同事業的資金需求,以及核放優先順序。自28年10月,至30年6月間,四聯總處共核定14億餘元的生產事業貸款,並且另行貸出農業生產貸款3億3,000餘萬元。

30年12月8日,日本偷襲珍珠港,第二次世界大戰正式爆發。美國與英國,分別在次年2月間,提供中華民國政府貸款5億美元和5,000英鎊貸款。因中央銀行持有外匯激增,徐柏園主張利用時機,集中法幣發行權於中央銀行,使得中央銀行真正成為國家銀行,負責調節整體金融,作為「銀行中的銀行」。

31年7月1日,財政部擬具的統一發行辦法正式施行,規定自當天起,所有法幣的發行,統一由中央銀行辦理;中國、交通、中國農民三行,應將之前發行法幣的數額與準備金,造冊送交財政部四聯總處及中央銀行查核;並將印製中的新券、印券契約與準備金分別移交中央銀行,中央銀行必須向其他三行放款,其間四聯總處因職責所在,擔負起政策執行工作。

在擔任四聯總處副秘書長期間,徐柏園曾經先後兼任交通銀行昆明分行經理、總行秘書、顧問、監察人、監察人會主席,中央銀行秘書處長,中國農民銀行常務董事、董事,郵政儲金匯業局監察委員會行政院聘任委員等金融方面職務,對於戰時財政貢獻良多。抗戰勝利後,政府於34年10月10日,頒給徐柏園勝利勳章。

35年7月13日,徐柏園就任財政部政務次長,直至37年11月間,因為金圓券改革失利,隨同財政部部長王雲五辭職;徐柏園來臺之後,先後擔任臺灣省政府顧問、中央銀行常務董事兼副總裁、臺灣銀行董事長,以及臺灣省政府委員兼財政廳廳長等職務。43年5月,徐柏園就任財政部長。

44年2月,行政院外匯貿易審議委員會正式成立,由徐柏園兼任主任委員,同時裁撤臺灣省政府外匯貿易審議小組,並且將行政院設立的機關外匯審核小組、軍用物資進口審查小組,及經濟安定委員會第一組所屬的外匯收支工作小組,一律劃歸委員會辦理。

徐柏園在任內大力推動外銷,他認為出口對於國家發展非常重要,政府應協助輔導業者,找出具有國外市場競爭力的產品,加強外銷。財政部陸續推動貿易商外匯申請政策、進口原料退稅,以及外銷產品退稅等相關政策,出口逐漸暢旺,農產加工品與輕工業產品,不斷累積外匯存底,政府終能擺脫遷臺初期,還需要向外國銀行借貸外匯的窘境。

49年,中央銀行總裁俞鴻鈞去世後,徐柏園繼任為總裁,完成了中央銀行的復業工作,並榮獲一等大綬景星勳章;51年,行政院外貿會主任委員尹仲容去世,徐柏園再度兼任主任委員,負起推動外銷的重責。

徐柏園除了協調交通、金融部門協助出口業者,也極為重視維護我國產品的國際形象,當國內出口歐洲的洋菇罐頭,發生部份內壁鏽蝕的狀況,影響產品信譽與國家形象,徐柏園立刻要求當地外貿官員,將所有問題產品全數投入海中,並且承諾照數補運,國外廠商因此對於臺灣產品重拾信心,願意繼續合作。

52年春季,日本開放國內企業進口香蕉,徐柏園推動成立香蕉產銷輔導小組,香蕉出口由青果輸出業工會,與農民生產團體五五對分利潤,並且提高產地收購價格,當年香蕉的外銷數量較之前提高1倍,價值增加4倍,蕉農因為減少中間商的費用,收益大增。

56年時,高雄青果合作社紀念社慶,贈送相關官員金製餐具作為感謝,徐柏園認為餐具屬於紀念品,公開陳列,並不忌諱,但是「金飯碗事件」卻引起政壇軒然大波,釀成司法案件,部分官員並且遭到法院判處徒刑,徐柏園也因此,在58年時辭去相關職務。

徐柏園辭任之後,代表中華民國出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執行董事。60年10月,我國退出聯合國,連帶影響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會籍,徐柏園建議政府,支持菲律賓代表,出任執行董事,換取菲國協助支持我國席次,這項決策使得我國會籍得以繼續保持到69年為止。

徐柏園遇事無論大小,總是按部就班,條理分明的印象,讓部屬與朋友記憶深刻,他主持會議後,要求當場擬定決議文,經過公開朗讀,由與會人員分別簽字執行;在華府代表國家出席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期間,一位作客的友人驚奇地發現,這位前財政部長黎明即起,在廚房中已經把一日三餐的計畫與佐料全部完工,治大國與烹小鮮,同樣有條不紊。

69年12月,深知徐柏園事功行績的蔣夫人宋美齡女士,得悉徐柏園心臟病發身故,特別從紐約寓所拍發唁電:

憶柏園一生,為國為黨,盡不少之心血,先則贊襄庸之先生綜理抗戰財政及金融,繼則匡助 先總統復甦百廢待舉之臺灣財金任務,奠定今日寶島欣欣向榮之丕基,功在國家,事實俱在,都不可沒,尤於此日此時,衷心感慰者,柏園近數年來,已得若干靈性上之天髓,此乃人生最有意義之真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