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婉容相關史料

郭婉容為我國首位女性財政部部長

點擊觀賞,放大史料與圖說(另開視窗)
民國77年8月15日,財政部部長郭婉容(左2)聽取臺北市稅捐稽徵處處長武炳炎,進項憑證裝訂及內容等相關作業報告 民國77年8月15日,臺北縣稅捐稽徵處處長林燧生(右)陪同財政部部長郭婉容,向稅捐基層同仁致意
財政部部長郭婉容,頒獎表揚所得稅優良納稅人 歷任財政部部長合影,左起白培英、郭婉容、陸潤康、張繼正、俞國華、李國鼎、徐立德、錢純、王建?、林振國

民國77年7月22日,新任財政部部長郭婉容就職,她是中華民國史上首位臺灣省籍的財政部部長,也是首位女性財政部長,意義特別不凡。郭婉容上任的這一年元月,蔣經國總統逝世,象徵了重大的歷史轉變,已然到來。

郭婉容上任後的第一週,臺灣股價指數首度突破6,000點大關;8月9日,突破7,000點大關;8月22日,突破8,000點大關,僅僅兩年之前,臺灣的股價指數還不到1,000點,兩年之後,買股票卻已幾乎成為全民運動,過往經濟成長累積的大量財富,紛紛投入股票市場,造成這種飆漲不止的現象。

9月24日,財政部部長郭婉容宣布,自78年元月起,恢復課徵證券交易所得稅,股市開始連續下跌,投資人甚至走上街頭抗議;當時除了股票市場吸引大量游資,許多投資公司也違法吸收資金,財政部力圖在解除管制與維護金融秩序當中,尋求新的平衡點。

西元1970年代起,美國在國際政治上,開始尋求與共產集團的和解(Détente),經濟金融上逐步解除各項管制(deregulation),對於全球的政治與經濟格局,產生重大的影響。

就在這一時期,我國在外交上面臨了退出聯合國、中日斷交,與中美斷交的不斷衝擊,處境艱危;但是在經濟上,過去的辛勤耕耘,已經展現豐碩成果,民國70年代開始,財政部致力推動自由化,具體降低關稅、解除進口限制,並且開放外國菸酒進口。

先後擔任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與中央銀行副總裁的郭婉容,親身參與相關自由化政策的擬定與推動,78年1月23日,財政部部長郭婉容,宣布4項施政重點,財政部將繼續改革稅制稅政、推動金融國際化自由化、發行公債吸收游資,並且加強證券市場管理。

自由化不僅是為因應國內經濟轉型,並且也在回應當時積極進行當中的中美貿易談判,由於中美間產生鉅額貿易順差,美方要求我國,進一步開放產業,減少限制各項外商所能經營的事業項目。

在77年8月間舉行的中美第二回合金融談判當中,財政部承諾,將開放信用卡市場,提高外商銀行授信額度,並且不再鼓勵行庫承作消費者貸款。78年2月間,財政部宣布票券業開放民營,並且逐步規劃商業銀行設立標準;10月時,又宣布新銀行開放、臺灣省屬三商銀民營化,以及信用合作社與信託投資公司改制為銀行,等多項金融自由化的重大措施。

隨著政策規劃執行,逐漸顯現出民營化、自由化與國際化的成績,政府出售部分公營事業股票,將官股比例降至49%之下,促進更多的產業,轉移民間;79年初,英國柏克萊銀行、瑞士商瑞士銀行、臺灣大來國際信用卡公司、美商全美人壽保險公司、美商美國人壽保險公司,以及美商保眾產物保險公司,等不同的外國金融企業紛紛獲得核准,來華設立公司或辦事處,開展業務,使得國內消費者,享有更多元的選擇空間。

郭婉容任內,如何將有如脫韁野馬的股票市場導入正軌,是另一項施政重點,她盡量滿足所需的專業人力資源,以輔導代替管制。77年10月,臺灣股市發生首宗內線交易案,臺灣煉鐵公司前任董事長陳宗輝涉案,財政部先後發佈「證券商管理規則」,修正「證券交易所管理規則」,並且由證券管理委員會責成證交所,不公開盤中漲跌停申購張數,及證券自營商當日進出股票資訊,防止投機行為,但同時逐步放寬證券信用交易融券的限額,78年6月19日,臺灣股價指數衝破萬點大關,寫下歷史紀錄。

改革關務行政,配合調降關稅,是郭婉容推動另項與國際接軌的重點。77年9月,海關實施全面電腦連線自動化,提昇通關效率;同年11月,海關降低331項貨物進口關稅。次年元旦開始,海關實施採用國際統一分類制的新制海關進口稅則,並且在6月時制定關稅降低時間表,預計在81年間,將我國實質關稅降至3.5%,如何協助國內廠商,因應低關稅時代到來,在在考驗財政部主管同仁的政策擬定,以及溝通技巧。

蔣經國總統晚年,解除戒嚴,並開放兩岸探親,國內外備加關注兩岸關係的新動態。77年11月,我國以「中華民國—臺灣」名義加入亞太賦稅暨投資研究中心;次年4月底,郭婉容率團前往北平,參加亞洲開發銀行第22屆年會,當時雙方低調避免相關爭議,團長郭婉容,則以不迴避的態度參加會議場合,她嚴正表示,參與會議,並不代表我方已經接受「中國台北」的名稱,郭婉容雙手抱胸的堅定神情,也成為當時各家國內外媒體競相捕捉的焦點鏡頭。

79年6月,郭婉容出任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主任委員,之後並且擔任行政院政務委員達7年之久,繼續貢獻財經建設。在一場談到景氣循環的演講會裡,郭婉容仍是快人快語,有人問道,政府應該如何應對景氣循環呢?她說答案並不複雜,最起碼的前提只有一個:

政府說話要算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