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位置 首頁 > 國庫管理

滇緬鐵路金公債史料

民國26年9月國民政府財政部發行的救國公債伍圓正面,上印有救國公債條例摘要,預計募債5萬萬元,並有財政部長孔祥熙、次長鄒琳、次長徐堪的簽署及用印

點擊觀賞,放大史料與圖說(另開視窗)
民國26年9月國民政府財政部發行的救國公債背面,以英文標示,救國公債的英文名稱為Liberty Bond 民國29年發行的民國29年軍需公債第1期債票百圓正面,印有債票條例摘要,預計募債國幣6億元,並有財政部長孔祥熙、次長鄒琳、次長徐堪的簽署及用印
民國29年軍需公債第1期債票百圓背面,印有債票還本付息表 民國30年國民政府財政部發行的航空救國券美金伍圓正面,本券主要用於募款購買飛機並有財政部長孔祥熙、次長俞鴻鈞、次長顧翊?的簽署及用印

滇緬鐵路由雲南昆明、祥雲、孟定接往緬甸臘戍,民國30年發行的滇緬鐵路金公債,向海外華僑勸募資金,以利興築這條抗戰所需要的重要對外幹道。因為戰況急遽變化,滇緬鐵路只修築了一半,就由國民政府下令自行破壞,寫下了國史上悲壯的一頁。

26年抗戰爆發之後,我國賴以進出口的東南沿岸,很快淪入敵手,對外交通成為國民政府執行持久抗戰戰略的嚴峻考驗,當時國內工業還在萌芽階段,許多重要的戰略物資幾乎完全仰賴進口。

位居西南的雲南省,因可連接英屬殖民地緬甸的對外口岸,因此成為國民政府國際運輸線的替代選擇。雲南省主席龍雲在抗戰爆發之後,向國民政府提出修築滇緬鐵路與滇緬公路的建議,當即獲得同意,並決定先行趕築滇緬公路,這條公路由雲南昆明通往緬甸臘戍,全長達1,146公里,沿途翻越雲嶺、怒山、高黎貢山、漾濞江、瀾滄江與怒江,動員超過20萬名的民工,用最原始的工具日夜趕修,終於在8個月內趕通,成為戰時的交通大動脈。

公路運輸的運量較鐵路來得有限,運輸成本也明顯較高。國民政府於是決定修築滇緬鐵路,以因應抗戰所需。27年時,成立滇緬鐵路工程局,並且估計相關工程資金,約需美金7,000萬元;同年8月至次年5月,滇緬鐵路工程局動員國內大部分的鐵路專家,緊鑼密鼓地進行勘圖與測繪的工作,規劃中的滇緬鐵路必須開鑿43條隧道,橫跨76條河流,挑戰大自然的地形限制,超過30萬名的民工,由雲南西部各縣的農村,走向鐵路沿線艱險的工地,希望再一次用自己的雙手,打造這條施工難度極高的鐵路。

由於滇緬鐵路橫跨中、緬境內,在緬甸境內的一段,經外交協議,由當時殖民緬甸的英國負責修築,29年時,因英國尋求與日本修好關係,下令關閉滇緬公路,滇緬鐵路也延宕不願動工,國民政府只好暫停修築滇緬鐵路,將人力轉用於連接四川、西康與雲南的西祥公路。

30年3月,英方態度轉變,轉而願意修築緬境內的鐵路,並且催促我方迅速復建,為了籌措龐大的築路經費,交通部長張嘉璈提案,由財政部發行滇緬鐵路金公債。

張嘉璈指出,據參政員鄺炳舜報告,美國華僑對於祖國捐款非常熱心,公債用於指定用途時,比普通公債容易銷售,「尤以滇緬路在華僑方面幾乎家喻戶曉,發行更行,現既決趕築該路,建築經費為數甚鉅,若能募得四、五百萬元,即可抵充一年建築資金,或不無試辦之價值。」

30年5月17日,國民政府公布「民國三十年滇緬鐵路金公債條例」,這項公債主要針對華僑銷售,發行美金1,000萬元,年息5厘,籌款供修築滇緬鐵路使用,並由33年開始,每6個月抽籤還本1次,分25年還清。本息基金由滇緬鐵路餘利撥付,如果尚有不足,則由財政部在國庫收入項下撥足。

同年4月開始,滇緬鐵路復工,滇緬鐵路工程局局長杜鎮遠前往美國,由宋子文陪同,成功向美國政府爭取滇緬鐵路專項貸款,計美金1,500萬元,用以購置各項鐵路器材;7月間,滇緬鐵路工程局升格為交通部滇緬鐵路督辦公署,並由次長曾養甫兼任督辦,日夜加緊趕工,到31年春季時,已經陸續完成鐵路的部分鋪軌,與土石整建工程。

正當滇緬鐵路恢復修築之際,日本海軍於30年12月8日偷襲珍珠港,第二次世界大戰正式爆發;31年1月24日,雲南省主席龍雲,致電軍事委員會委員長 蔣中正,「國際情勢劇變,滇緬鐵路似可停修」。

不到兩個月後,日軍攻陷緬甸首都仰光,存放於此的滇緬鐵路器材隨之失陷,日軍並繼續向北推進,國民政府除先行派遣中國遠征軍,進入緬甸境內協助英軍作戰,也於同年3月中旬,宣布滇緬鐵路全線停工。

由於日軍進展迅速,佔領緬甸全境,並於31年5月間,進逼中緬邊境上的惠通橋,為了避免滇緬鐵路遭敵人利用, 蔣中正於是下令破壞滇緬鐵路,除保留昆明到平浪一段以外,滇緬鐵路其餘完工的工程,全部以炸藥爆破,參與工程者只得眼見,數年來的心血毀於一旦。

牽動軍事、外交、經濟與交通技術的滇緬鐵路,始終未能竣工,但是滇緬鐵路金公債背後的血淚故事,以及海外華僑踴躍捐輸救國的熱忱,卻依然為人津津樂道。